首页 > 电吉他 > 电吉他教学 > 正文

翻译完所有的the_best_of_Joe_Satriani

2003-11-3日 10:47 阅读:次 作者:bassguitar [ ]


吉他谱图例
吉他音乐可以用三种方式记录:五线谱、六线谱、节奏型谱。
节奏型谱写在谱子上方,代表弹奏的节奏,斜线表示和弦,圆点符号表示单音。
五线谱记录了调性、节奏,用小节线分隔,字母表中的前七个字母代表七种不同的调。吉他中国
六线谱表示吉他指板图,每条线表示一根弦,数字表示第几品。
下图是一些吉他弹奏技巧。

此处缺两页本书内容介绍部分。

本教材的鼓部分是用Alesis HR-16鼓机完成,贝斯用Yamaha BBN411贝斯演奏,所有的吉他、贝斯和鼓使用Otari DTR-8S DAT 录音机混音。
感谢公司及几位朋友。
SATRIANI的写作过程
在1988年2月吉他手杂志发表的Jas Obrecht对joe的一篇采访中,Joe Satriani试图阐述他将要发表的专辑(Surfing with the Alien)所表达的内容和音乐类型。他是这样描述的:
Satriani:“从狂噪的节奏到人们的祝福,吉他中国从对西方心理的玩笑到可怕的金属慢板,从镇定的大脑到热切的心,从充满幻想的双手技巧到踏板哇音,和金属虫所有可能使用的东西!”
(吉他手)
Joe的创作灵感来自于一些有趣的小方法。他使用的一些不常用的方法产生了不寻常的声音和Joe非常著名的催眠效果的声音。歌曲的动机大多数来自于Joe的没有边际的暇想。一些来自于一段长时间的思考,或者一段电视中的画面闪现。许多创作灵感是在看了一部奇怪的电影,读了一本奇特的书之后。有时,他会用一些积累的素材表达一种特定的情绪或感情。咖啡因能促进Joe的思考,所以他经常会喝无数怀咖啡,作为刺激创作的饮品,但是有时却一怀也不用喝。
此外,Joe认为持续的练习和录音才是保持他创作火花最重要的。平均每天三到四小时的练习。这能使创作的闸门总是开着。当他录下了一首歌的基本的动机后,Joe通常会在一个鼓机上编写一个最基本的鼓部分,按下重放键,所有乐器(吉他,贝斯和,鼓,键盘,等等)都使用最基本的音色,然后开始工作。这样可以防止他创作的音乐专注在一件乐器的音色上,也吉他中国可以防止作出的东西是现在普遍流行的东西,这些可能是他第二天就讨厌的。保持所有的元素都是最基本的,这样的开始能使Joe专注于歌曲本身。同时,他也会保存所有的录音副本,因为这些包含了最初的创作动机和亮点。

连奏(LEGATO)
下面是一条连奏练习同Satriani使用的一些旋律很相似。连奏是演奏一段流畅的没有任何停顿音符。在谱中典型的表示为一条曲线,出现在音符的上方或下方。这项技巧要求左手通过的一系列击弦,勾弦,滑音连接音符,同时拨片的运动幅度尽可能的小。
为了干净地演奏Satriani的连奏乐句,精练的左手基本功是必须的。你必须确定你的左手的运动是最有效率的。对于初学者下面的一些方法能吉他中国使你过大的运动幅度降到最小:
l 保持手腕和前臂伸直。
l 保持手掌与指板平行,并且近到几乎接触到指板。
l 在仅靠品的地方用指尖按弦。
l 左手的每个手指应与品平行。
l 当某个的手指不弹奏音符时,保持和指板的距离最近。
l 当上行(击弦)时,在上个音符弹完后,以最快的速度移开手指来做好向下击弦的准备。
l 当下行(勾弦)时,让手指预先放在勾弦后所发出音符的品上。
下一步就是结合上面的方法练习连奏技巧――击弦,勾弦和滑音。下面深入讲述前面提到的每一项技巧,和如何有效的运用。

击弦
当处理击弦(上行连奏技巧)时,首先用左手的一个手指按弦用拨片拨弦,弹奏完第一个音符后,用左手另一个手指击同一根弦,发出击弦品位的音符。注意要有足够的力量,这样才能听起来同前面音符的音量一样大。当弹奏结合拨片拨弦,击弦,勾弦和滑音的音符时,保持一样的音量是非吉他中国常重要的。这样才能使听众听到一段不间断的,稳定的旋律。
勾弦
当处理勾弦(下行连奏技巧)时,首先用左手按在所有要发音的音符的品上,用拨片弹奏第一个音符,然后轻微向下推弦(不这样无法发音),然后手指从弦上迅速移开。这个推放的动作发出第二个音。当使用这种技巧时,最重要的是手指推弦时不要碰到相邻的高音弦,发出不希望的噪音。
滑音
在滑音技巧中,第一个音符是用拨片弹出的,然后迅速滑到相应的品上发出第二个音,整个过程中手指要保持对指板的压力。在记谱时用短斜线表示滑音。向下的斜线表示下行,向上的斜线表示上行。有时在表示连奏滑音时,在音符的上方还画上一条曲线。
试着做下面的练习。该练习在吉他的六根弦上运用到了前面讲述的三种技巧。

不是这个地球(NOT OF THIS EARTH)专辑
1984年离开正方形乐队(Squares)后,Joe Satriani毅然承担了整张器乐独奏专辑的制作费用。在1985年的一月到四月,在制作人John Cuniberti的充满热情的耳朵下,Joe演奏了所有的吉他,贝斯,鼓,键盘和鼓机部分(前Squares成员,Jeff Campitelli,演奏了一小段鼓),专辑最终定名为Not of This Earth(注:当Joe在高中的时候,他和他的伙伴看了声名狼藉的科幻电影Not of This Earth――他们甚至说着电影中的对白来扮演片中的角色)。
到了1985年六月(107个小时的录音室工作后),Not of This Earth在缩混时,Joe正在考虑是否恳求唱片公司不要阻挠专辑的制作。大约这个时候歌手/吉他演奏家Greg Kihn邀请他参加Greg Kihn乐队新专吉他中国辑,爱、摇滚(Love&Rock&Roll)的录制,并参加巡演。为了摆脱因制作Not of This Earth而欠下的巨额债务,Satriani高兴地接受了。
在去Greg Kihn乐队前,Joe把Not of This Earth的一些拷贝给了他的朋友们,其中一位是他的密友和前学生Steve Vai。1985年的Steve Vai已经在Frank Zappa乐队演奏好几年了(从他19岁时),录制并发表了几张独奏专辑(Flex-Able和Flex-Able leftovers),并且作为Yngwie Malmsteen的代替者在Alcatrazz乐队。同时,他也赢得了几家唱片公司经理的高度赞赏。Vai把Not of This Earth的一份拷贝给了Relativity唱片公司的Cliff Culteri,Culteri匆匆听过后,1986年11月,Relativity唱片公司发行了Not of This Earth并且签下了Satriani。不久,在斯堪的那维亚,同贝斯演奏家Jonas Hellborg和鼓手Danny Gottleib合作的巡演过程中,Joe找到了自己的音乐感觉。

NOT OF THIS EARTH 作者Joe Satriani
这首歌是运用轴心调(pitch axis)理论创作的非常好的例子――这些和声知识是Joe从他的高中音乐老师,Bill Wescott,那里学来的。“轴心调(pitch axis)”是一个中心基调,作用是作为它的平行调式音阶的持续低音。(说的什么?!原文)想像一位贝斯手在低音E弦上演奏,他或她正在演奏某种E调(E大调或E小调)。另一件和声乐器(比如吉他)演奏不同的E大调或E小调(例如不同的调式音阶),调式依赖于吉他手所弹奏的是哪种和弦。
在“Not of This Earth”中,Joe基于Gtr.1(节奏型Fig.1)的四小节和弦进行所演奏的旋律使用了不同的调式音阶。这个伴奏型包含了Emaj7/6,Em7b6,和E7sus4和弦,巧妙地避开了决定调式的音,如#4,E7sus4和弦的大三度音。这样使和声在调中的位置很不明确。
Joe在这样的和弦转换中使用了三种不同的调式音阶:基于Emaj7/6的E Lydian音阶 (E-F#-G#-A#-B#-C#-D#),基于Em7b6的E Aeolian音阶(E-F#-G-A-B-C-D)和基于E7sus4的E Mixolydian音阶(E-F#-G#-A-B-C#-D)。在这个例子中他使用了E作为轴心调,围绕轴心调的三种不同的调式音阶。通过“Not of This Earth”,Joe开发了一种“自由调式”,这些构造了这首歌的中心主题和吉他solo部分。其他的运用轴心调概念的歌曲有“Satch Boogie”(间奏部分)和“Always with Me,吉他中国Always with You”。
Figure 1-中心主题
这段是Joe运用各种前面提到的各种调式音阶――E Lydian,E Aeolian和E Mixolydian。这段快速连奏是Joe丰富演奏技巧的非常好的例子。在头脑中牢记着前面学习关于连奏的各种技术要素,然后开始练习。
节奏型Rhy.Fig.1(Gtr.1)是这首歌的和声内容,完全是重复根音E。在结束部分(16小节),Joe改为运用了一段基于F#m7和弦(F#-A-C#-E)的下行琶音。这种几乎是单音符到单音符转换进行(仅在不同调中),我们将在本书的以后部分来学习――“Memories”(17-18小节),“Crushing Day”(31-35小节)。
RUBINA 作者Joe Satriani
“Rubina”是Joe的妻子,毫无疑问她是这段美丽音乐的灵感来源。这首歌是Joe少数几首严格运用大调-G大调(G-A-B-C-D-E-F#)的歌曲之一。在以后的专辑,与外星人冲浪Surfing with the Alien(1987)的“Always wih Me,Aways with You”中,Joe同样使用了丰富的大调音阶构成强有力的旋律。

Figure 1-吉他solo
“Rubina”的solo,不但是全世界的吉他狂人最喜欢的一段solo,还是Satriani的前学生,Steve Vai,个人最喜欢的solo。当Satriani第一次坐下来听着这首歌基本的伴奏音轨,他好像怎么也无法离开G(4弦5吉他中国品)和A(4弦7品)这两个音符。毫无疑问,Joe需要的是一个伟大的开始点,然后记录下这段24小节的即兴演奏。
凭直觉弹奏的切分音显示了Joe这段solo的即兴演奏特色。这个微妙的节奏转变,打破了标准的16分音符,使音乐有了呼吸上的停顿(3到8节,11到12小节,16到17小节,等等)。――这样的变化构成了所有乐器演奏家弹出的最有味道的solo。
不要让上面的一段骗了你。在大多数Joe的经典旋律中,他只不过完全运用一系列的连奏,将它们用在恰当的地方而已。在9-10小节,Joe使用了一个在7把位的B小调五声音阶(B-D-E-F#-A)。在G-Em的和声进行中使用B小调五声音阶是一个有趣的安排。因为出现了不寻常的音阶音(要特别注意F#),这个音是传统五声音阶应当尽力避免的[注:在这个调上更传统的五声音阶应该是G大调五声音阶(G-A-B-D-E)或者是E小调五声音阶(构成音完全一样,只是从E开始:E-G-A-B-D)]。在这里Joe按照4度和5度音程关系从高音弦向低音弦转换,同时中间用到滑音技巧。在与外星人冲浪Surfing wit the Alien专辑的“Circles”中(Fig2,27-28小节)同样用到了这种方式的转换。
在18小节中,Joe在1到4弦上运用了一个大约两个八度的螺旋式的下行。要注意每组音(大约每三个音符一组)是怎样转换的,这样使他能在一根弦上弹出更多的音符,并且能使左手在指板上获得更大的移动空间。

MEMORIES 作者Joe Satriani
Joe Satrani总是说他的目标是在自己的歌中编写的solo能像Jimi Henrix在“Machine Gun”和“Voodoo Chile”中的solo一样,具有非常强烈的旋律性和生动的效果。在完成“Memories”后,Satriani充满成就感地离开了录音室,为他自己创造出了如些美妙的旋律而骄傲。然而,他仍然认为Hendrix的演奏代表了吉他艺术的最高水准,并且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接近这一水平。
Figure 1-吉他solo
经过1-2小节一系列自由的下行滑音之后,Joe运用了一段A小调五声音阶solo(3-4小节:A-C-D-E-G)。这四小节的动机在下一个四小节中被完全地重复(5-8小节),接下来转为一段六连音速弹(三个音符一组,每拍六个音符)。9-12小节,Joe使用了大量的勾弦,击弦,弹奏出了A小调自然音阶(A-B-C-D-E-F-G)的每一个音符(在不同的八度中)。13小节,到了第8品位时,Joe转为了一段在一弦(C,D,E三个音)和二弦(B)的六连音连奏。16小节,六连音连奏又转为16分音符上行,之后转为D小调。
为了适合17小节开始的转调,Joe在17-32小节使用了D小调自然音阶(D-E-F-G-A-Bb-C)的某些音符。在一段Dm吉他中国7(D-F-A-C)的琶音下行之后[注:这段同“Not of This Earth”的16小节和“Crushing Day”的31小节,35小节很类似],在19-20小节,Joe放弃了源自D小调五声音阶(D-F-G-A-C)的经典布鲁斯乐句规则,在A(2弦10品)和G(3弦12品)之间增加了一个经过音b5(Ab)。21-22小节,Joe依然使用了五声音阶,通过一系列的组合推弦(大于一个全音的推弦)来增加曲子的色彩。
在一段手掌闷音三连音上行之后,Satriani转为了一段D(3弦7品)和其他高音弦音符的交替弹奏,构成了一个D自然小调音阶下行(25小节)。类似的方式在26小节再次出现,只是D出现在了高音弦上。在短暂的回到Satriani的布鲁斯旋律之后(27-28小节),接着是两小节跟在拨片制音后的四分音符构成的乐句。拨片制音是指在弹奏最终音符前用拨片下拨几根相邻的低音弦。在这些低音弦上制音从而发出没有特定音高的音符,为最终的音符增加了铺垫,同一般的拨片拨弦相比能产生出更加生动的效果[注:在“Circles”的solo(17-18小节)中运用了相同的手法]。在一系列在一弦的击弦,勾弦,滑音下行之后,Joe用了一个和17小节的Dm7琶音下行非常相似的在Am7的琶音下行(32小节)结束了这段音乐。

HORDES OF LOCUSTS 作者Joe Satriani
“Hordes of Locusts”是一首重金属乐曲,其中用到了强力和弦,拨片刮弦,中东旋律,西塔琴以及手掌人工泛音。甚至有些和声进行的灵感来自于肖邦和John McLaughlin的音乐。这首歌曲的riff有两个版本:(1)由多把吉他演奏的最初的录音室版本。(2)只用一把吉他演奏的版本(这个版本是现场版,收录在Joe的Dreaming #11 EP专辑中)。

Figure 1-中心riff和主题
这段riff的吉他元素是从无数吉他演奏者弹奏的吉他段落中分离出来的。包括F# Phrygian音阶(5-8小节,13-16小节:F#,G,A#,B,C#,D,E)和B Phrygian音阶(9-10小节:B,C,D#,E,F#,G,A)[注:在“Circles”的结尾solo部分(33-44小节),Joe同样使用了B Phrygian音阶],还有一些能产生奇异效果的传统的吉他技巧。
在3小节的拨片刮弦是这首曲子的标志性特色(吉他2)。拨片刮弦没有什么神奇的,只是用拨片边缘向下和向上刮第六弦,产生出尖锐的刮弦声。演奏时注意跟上曲子的拍子,就能成为最吸引人技巧。
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这段曲子的吉他2的美妙之处在于用来做为制造噪音的乐器。在第7小节(见Fill 1),吉他2在3-6弦的四品和五品是一系列的自然泛音。自然泛音可以出现在任何弦乐器上(吉他,小提琴,竖琴,等等),只要轻触琴弦特定位置的泛音点,就能发出泛音。记谱时,用一个十字符号代表泛音,有时为了避免混淆而用缩写“Harm.”注明(另外,“反馈feedback”也用十字符号表示)。为了能发出清晰的泛音需要用食指和中指分别在四、五品处弹奏。
在两小节的西塔琴演奏后(此处采用电吉他记谱:9-10小节,使用的是清音音色),Joe使用了大量的手掌泛音(11-12小节)。手掌泛音的演奏方法是用右手的外侧轻触琴桥处,同时左手迅速勾弦,勾出四弦的F,E和D三个音符。这样就能发出尖锐的泛音(如果发不出,说明你的右手和琴弦接触过多)。当你的左手在弹奏时,右手手掌向着琴颈方向移动,这样就会产生出不定音高的人工泛音。
Figure 2-中心riff和主题(由一把吉他演奏)
下面一段谱子取自Joe的“Hordes of Locust”的现场演奏版本,收录在他的Dreaming 11#EP专辑中。这是个很好的例子,显示了Joe是如何在只有三件乐器(吉他,贝斯和鼓)时,将原本多轨吉他的编排改编为用一把吉他来演奏。
Figure 3-和声进行
据Joe说,这首曲子中间部分的和声进行的灵感来自于肖邦和John McLaughlin的音乐。整首曲子大多用了从二弦到四弦的三和弦,好像和使用的根音完全没有关系。这种多和声在记谱时,第一个字母表示三和弦,斜线下的字母表示根音。比如第一小节的第四拍,记录的和弦是F/E,听起来好像是基于根音E的F大三和弦(F-A-C)。

与外星人冲浪(SURFING WITH THE ALIEN)专辑
1987年10月发表的与外星人冲浪(SURFING WITH THE ALIEN)专辑是Joe Satriani吉他演奏生涯中非常关键的一张专辑。这是继Jeff Beck的There and Back专辑之后又一张进入最佳前40名的专辑,并且很快吉他中国达到了金唱片销量(500,000张),然后又到了白金销量(1,000,000张)。其他奖项包括赢得最佳吉他演奏专辑,和一项葛莱美提名,几乎所有的吉他杂志封面都是Satriani拿着奖杯的照片,要不就是介绍他的文章。在80年代剩下的几年里,Joe轻松的超越了其他吉他演奏家而成为了新的吉他英雄。
同Not of This Earth专辑一样,Satriani 在SURFING WITH THE ALIEN专辑(原本想叫因果之主Lords of Karma――专辑中的第八首歌)中担任了大多数乐器的演奏(吉他,贝斯,键盘,打击乐,鼓机编曲),Jeff Campitelli担任了一部分鼓的演奏,Bongo Bob Smith担任了一部分鼓机的编曲工作。Joe委托John Cuniberti担任制作人。虽然最初的预算费用是$13,000,但是最后的制作费用却达到了$29,000,远远超出了预算。为了减少额处的费用,Joe让录音室经理,Sandy Pearlman,在平时修理并调试吉他。
当进行封面设计时,Joe采纳了Relativity唱片公司的制作经理,Jim Kozlowski,带有玩笑性建议,将银色冲浪者(Silver Surfer)书里面的人物放在了封面上。然后,Kozlowski又建议专辑叫作Surfing with the Alien,因为他在波士顿做DJ时被人们叫作“Silver Surfer”。
专辑发表后,Satriani招募了天才乐手Stuart Hamm和Jonathan Mover充当贝斯手和鼓手开始了Surfing with the Alien 专辑的巡演。在以后的录音和巡演中Satriani基本保持了这一阵容。

CRUSHING DAY 作者 Joe Satriani
“Crushing Day”中的吉他solo是Joe Satriani所有录音室唱片中最长的一段solo,长达两分钟。在整段solo中,Satriani使用了大量的每根弦弹奏三个音符的五声音阶,刷弦(sweep),颤音摇把,丰富的双音弹奏,拨片交替弹奏和速度琶音。

Figure 1-中心Riff/主题
这段solo开始是基于开放位置的G小调五声音阶(G-Bb-C-D-F),在三弦和四弦使用击弦和勾弦(1-8小节)技巧的乐句。注意G音(四弦五品,三弦开放位置)是如何交替弹奏的。然后Satriani转为在12品处的一个八度内的五声音阶进行,这是五声音阶一根弦上弹奏三个音符的经典例子(9-16小节)。
几小节的摇滚节奏吉他之后(17-20小节),在21-28这8小节中,Joe重复了第8小节的动机,交替地使用匹克泛音和轻微推弦(1/4的推弦)技巧。在29小节,Joe显示了他的高超的刷弦(sweep)技术。刷弦是右手技巧,是在弹奏琶音乐句时,用拨片一次快速地拨弦,在每根弦上只弹出一个音符。在29-36小节,Satriani基于G小三和弦(G-Bb-D),F大三和弦(F-A-C),和Dm7(D-F-A-C)使用了刷弦技巧。在六线谱中我们看到,每根弦只弹奏一个音符。由于弹奏一组音符,听起来像同时发出的声音(就像扫弦弹奏和弦),所以为了达到正确的效果,需要每个手指分别按弦,而不是同时按弦。换句话说,不要让每个音符持续发音。当拨片扫到哪根弦时,左手同时按住那根弦。右手的控制是这项技术最重要的因素。当拨片下拨扫出第一个音符后,保持这个动作扫向下一根相吉他中国邻的高根弦,用一个流畅的扫弦的动作扫过要弹的每一根弦。对于下行琶音,使用同样的动作从高音弦到低音弦上拨扫过每一根弦。在这个部分,Satriani接着使用了下行琶音技巧,在以前讲过的“Not of This Earth”(16小节)和“Memories”(17-18)小节也用到了这一技巧。
每根弦弹奏三个音符的五声音阶贯穿于37-44小节,Satriani在G小调五声音阶的C和D之间用了一个经过音Db(一弦12品,三弦18品)。为了避免成为G Dorian(G-A-Bb-C-D-E-F)音阶,他将E作为经过音使用。注意在每根弦弹奏三个音符的五声音阶中是如何处理相邻琴弦同度关系的音的,如在这段中出现在40小节的G音(一弦15品和二弦12品)。在45-50小节是一段双音弹奏和双推弦,接着是一段15品处的G小调五声音阶构成的不完全标准的布鲁斯乐句(49-52小节)。
如果你喜欢速弹,那下面一段就是为你准备的,一段16分音符的G小调自然音阶(G-A-Bb-C-D-Eb-F)上行,每四个音符一组。如果你从拨片下拨开始(一直使用拨片交替弹奏),在一个相当慢的速度下练习好几个小时,那么下面你就不会犯任何错误,然后再逐渐提高速度,直到达到Satriani的168拍的速度。如果你想做硬核音乐,那么这类练习应该是你平时经常性的练习。如果你平时做过类似的交替弹奏练习,那么你会很快达到这一速度。使用一个节拍器会帮助你了解进展情况,同时知道当前的速度。一些人甚至在日常练习时作录音记录。
在61-64小节,Satriani使用了G自然小调音阶的琶音速弹――基于Eb(Eb-G-Bb),F(F-A-C)和Bb(Bb-D-F)。这段琶音要求在一弦上使用勾弦弹奏最高的两个音符(这不同于前面遇到的一根弦上弹奏一个音符的刷弦技巧)。

ALWAYS WITH ME,ALWAYS WITH YOU 作者 Joe Satriani
当Satriani一个人坐着,手里拿着一把吉他时,“Always with Me,Always with You”的基本内容出现在了他的头脑中,旋律就这样从指间弹奏了出来。然后Satriani开始修改每一处细小的地方以达到最佳的效果。之后,他去了一个小的爵士乐俱乐部请了一位萨克斯手站在台上即兴演奏了一段,最后他把这段旋律记了下来。他觉得每一段的吉他旋律都应该是毫无限制的自然的感情流露,而这一段是Surfing with the Alien专辑中最美妙的。

Figure 1-前奏和中心主题

2共  1 2 下一页

出自:

 相关新闻

 


 相关文章

 相关论坛

·吉他中国论坛



AboutUs | 关于我们 | 网站大事记 | 广告服务 | 其他业务 | 版权声明

吉他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 2000 - 2005 Guitar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