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吉他 > 吉他中国专访 > 正文

特稿:李延亮—我永远像个孩子

2003-2-18日 16:8 阅读:次 作者: [ ]


《通俗歌曲》特稿

 

 

  尽管人们还是喜欢用“‘超载’乐队的吉他手”来称呼他,但事实上李延亮更应该被称作Session Musican(录音室音乐家),因为他早已经超越了吉他手这个略嫌单调的角色定位。他不但用自己的吉他和音乐参与改写着中国摇滚乐的历史,甚至连流行音乐的进程亦同样的被他改变——除了“超载”中轰鸣作响的金属吉他,他的才华还体现在那100多张原创唱片中灵光四射的吉他演奏和编曲中。从摇滚到流行,从爵士到电子,他几乎可以自如地演奏任何一种风格。

   

  而李延亮的确是目前中国最具时代感和最全面的吉他手。他是所有已经取得瞩目成就的地上音乐家中与地下音乐圈关系最为密切的一位,无论是老牌地下先锋祖咒,还是地下新军AK-47,李延亮都和他们有着亲密的关系,因为他从来没有让自己拒绝过来自地下的活力和营养,更因为他认为“中国最有生命力、最有活力、最让人激动的音乐就在地下”。   

  与李延亮谈话的感觉很亲切,他平易近人的态度和极富亲和力的笑容几乎可以感染到每一个和他交流的人,这使得和他的沟通变得十分容易……  

 

 

SUPERSTAR》诞生记   

 

杰(李宏杰):你的行动还真快,转眼间就发行了第2张个人专辑。   

亮(李延亮):这还叫快,其实早在20028月就应该上市,可发行方面总是特慢,结果拖到现在才发。不过比起《火星滑雪场》被公司拖了2年才发行来,这次还真算得上快了。   

 

杰:我一直挺纳闷,你平时录音棚里的工作那么忙,怎么还有时间做自己的专辑?   

亮:哈哈!除了我平时的积累,还要感谢2002年的世界杯——在那一个月的时间里,录音棚基本上都休假了。虽然我是个工作狂,但劳逸结合也很重要,那时我终于可以在家好好休息一下了。可休息了几天后,我就又闲不住了,我想,那些时常在我脑中萦绕的旋律和动机们也到了该喷涌出来的时候了,于是除了睡觉吃饭,我基本上都泡在我的工作室里,兴奋地拨动着吉他和贝斯,孤独地操持着鼠标和快捷键,痛快地体验着D.I.Y.的直接和疯狂。当世界杯结束的时候,我的全新专辑也大功告成了。   

 

杰:也就是说你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这张专辑?   

亮:对,状态很好,一气呵成。   

 

杰:这次还在新专辑中开口唱了两首歌?   

亮:对。其实我在来北京前一直是“绿袜子”乐队(我家乡的一支乐队)的主唱和吉他,在1990年还录制过2张原创专辑,地下发送给洛阳的朋友们(看来亮子很早就有D.I.Y.的意识了)。后来加入“超载”后就一直专心弹琴来着,当然在“超载”的唱片和现场演出中我还是担任着唱合声的任务。但我已不习惯用唱歌表达自己了,这次是在很多朋友的建议下才唱的。他们说唱片里有一些人声听起来会更丰富一些吧!   

 

杰:能谈谈这两首歌吗?    

亮:《SUPERSTAR》有一段活力四射的吉他SOLO和轻快上口的副歌演唱,我最喜欢中间的那段柔板,那段升华的旋律充满爱意,百听不厌。《如果我现在》深情摄魂,大量弦乐和定音鼓的加入使这首歌的气质更加悲凉与大气。那天和高旗聊天还说当时我们录第2张的时候思路还真不够开阔,只局限在3大件上了,没想到用其他的乐器来丰富编曲。不过第3张《生命是一次奇遇》我们就玩得很多元化。   

 

杰:高旗怎么评价你唱的这首歌?   

亮:哈哈,觉的还不错,至少比周华健翻唱得到位。   

 

杰:那你将来准备做歌手吗?    

亮:不,我还是喜欢弹琴,如果大家喜欢我唱,就偶尔唱唱。   

 

杰:能谈谈你创作其他那些乐曲的体会吗?比如怎么想起来在《千亿个太阳》中加入京剧锣鼓的。   

亮:其实我也不知道,当我作完最初的《千亿个太阳》时,总觉得它缺了点什么,有一天我上街买了几张京剧的VCD,我把一些声音采了下来,试着往我的曲子里面加,发现非常好玩。最奇妙的是,我原来的音乐里好像专门给这些京剧锣鼓留下了美妙的空间。当我在《吉他中国》网站举办的活动中第1次公开给大家演奏《千亿个太阳》时,我知道它已经成型了。其它一些曲子也都极富动感和动听旋律。像《NIKONIKO》、《吉他的爱情》、《酷猫大战》……,我希望有些曲子可以让大家哼唱或者跳舞。   

 

杰:好像这张专辑的演奏技巧增加了许多?   

亮:我不这么认为呀!也可能吧。我从来没想过为了表现一个技巧而去作曲,虽然我已掌握了很多足够我使用的技巧,但我不刻意强调,我的技巧是不露痕迹的,是为了烘托音乐,完全是自然流露的。我不希望别人重视我的吉他多过我的音乐。我小时候听过一个广播剧,有个雕塑家让大家看他的新作品,所有人看后都称赞那个雕像的手多逼真多醒目,而没人夸那件作品,雕塑家毅然把那只过于突出的手砍掉了。我当时还不太明白,但我现在越来越清楚其中的道理了。我在努力成为一个音乐家,而不仅仅只是做个吉他手。   

 

杰:NIKONIKO是什么意思?《酷猫大战》和《酷狮子》都是写猫吗?为什么那么喜欢猫?   

亮:因为猫在我的生活中,我的音乐又来自我的生活,所以写到猫是很自然的,亮氏猫步舞曲,哈哈!最棒的是我家猫的呼噜呼噜的声音和尖叫已经永远留在了我的音乐里。当我在外地巡演的时候一按PIAY键就可以听到她们的声音了。不过也有人说我能不能有点别的,总是猫呀猫的,其实他们不懂得其中的乐趣。NIKONIKO念出来是日语发音,微笑或笑咪咪地。   

 

杰:专辑中又有一首古典乐曲《美丽视觉》,我很喜欢。   

亮:谢谢,我一直很钟情古典吉他,小时候没练古典是觉得它太缺乏创造性,全世界都看一张谱。但我没放弃听他们,古典吉他大师很伟大。我现在弹我自己写的古典小曲,上一张是《哈利路亚》,我希望以后每张专辑里都来上一首。虽然还不够成熟,但只要我坚持写下去,就会有进步,你说呢?

   

杰:对!有一首献给云南的《吉他的爱情》,是不是受STEVE VAI的《ALIVE IN AN ULTRA WORLD》的影响?   

亮:不是,在去年我到云南巡演的时候,DJ曾克先生主持了我的琴友会,并给琴友会起了个名字叫“吉他的爱情”,当晚有很多热爱吉他的朋友上台和我JAM,完全玩疯了,我们热情的演奏感染了全场观众。他们好像很羡慕我们,因为一把吉他可以让这么多人快乐。后来,曾克写了篇关于我的文章,有一段是这样的,“我不弹吉他已经有十年了,可每次当亮子的音乐在耳机里坚强或脆弱地轰响,我都情不自禁拿起那把虚拟的吉他,跟着亮子抚摩每一个音符。”他的文章让我很受触动,想到自己多年来不知疲倦地弹琴,不正是在和吉他发展一段浪漫的罗曼史吗?那真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你也许并不是太了解我对吉他的感觉——它们在哪儿,我的心就在哪儿。没有吉他在身边,我会很心不在焉。我很少出去玩,偶尔在外面玩时,心里也总想着我的那些宝贝吉他在家等着我,我不能冷落它们。我太太就总说我特像吉他的情人。我写下《吉他的爱情》献给曾克和云南的琴友们 ,更希望全国的爱琴人士都能和你的吉他培养出深厚的感情,和它谈好恋爱。很多时候,当你把自己的吉他拿出来时,别人一看你的琴就知道你弹得怎么样,那种琴上积着泥儿也不擦的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热爱它,所以也别指望它能让你弹出感情。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见解,我只是觉得把吉他弹好是需要很细腻的感情的。STEVE VAI的《ALIVE IN AN ULTRA WORLD》是在很多国家演出时录的,每一个国家写一首。我个人认为略显晦涩了些,它也许只能让吉他手们听懂。但他的演奏确实无懈可击。   

 

杰:还有几首曲子也谈谈吧。   

亮:《第一次的亲密接吻》是我从未写过的风格,全新曲风。是写初吻的情形,是那种很纯洁很甜蜜的感觉,既有画面感也富戏剧性。我希望大家闭上眼睛边回忆边听它,浪漫气息会扑面而来。如果大家有共鸣,说明我的感觉抓得还算准确。哎,对了,你的初吻是在什么时候?哈哈。《SO COOL》是一首阴冷低调的电子舞曲,对我一向惯用的急停手法做了延续扩展的实验。你可以隐约听到那段熟悉的吉他RIFF。我一听它就想跳舞。《剑气长江》里我用哇音模仿了京剧花脸,作为结束曲它也加入了京剧锣鼓,我想让整张专辑前后呼应,就像一出大戏。   

 

 

我总是带领潮流   

 

杰:你的专辑呈现的东西总是很多姿多彩,像一顿丰盛的大餐。   

亮:我记得每次给张亚东听我的DEMO时,他都说我在一首曲子中变化得太多太快,太浪费动机了。其实这可能正是我目前的风格,我不太吝啬释放动机是说明我还有很多。我希望带给大家更多的信息,每次听都能发现新的可爱玩意儿,这样的音乐才能经得起时间的磨砺。不过这是我现在的想法,我将来还会变的,我也会考虑出纯古典或概念风格较统一的专辑,我在音乐上要做的尝试还有很多,我的创作巅峰期还没到呢!我会活到老,学到老,弹到老!   

 

杰:《火星滑雪场》的内页写了“爱是永不止息”,《SUPERSTAR》的内页写了“爱是恒久忍耐”,这是你要表达的主题吗?   

亮:对。我最想表达的就是爱。爱让人心胸宽阔,包容一切。爱化解仇恨和愤怒。我们要学会爱别人以及享受被别人爱。心灵满足了,人才会满足,外在的或物质的东西并不能让人满足和幸福。如果下次大家碰到一些事情时不去争吵,都忍耐一下,结果一定会好一些,你能忍耐了你就有爱了。这只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爱的丰富可以让人体验一生。我也想通过我的唱片和大家一起体会爱的意义。   

 

杰:这次还是用那台电脑录音吗?   

亮:哈哈,很多人对我用那台“赛扬366”加SB LIVE声卡录出了《火星滑雪场》感到不可思议。祖咒还打电话给我,说我创造了奇迹。是的,我的“赛扬366”在圈里已传为佳话。其实,除了大胆我并没什么高招,我有的是不怕失败的勇气和不厌其烦反复摸索的态度。只要你有耐心,反复地实践,大家都能录出好声音。我这次用了“奔4”电脑和MAYA声卡。这次经验多了些,《SUPERSTAR》的声音已经比《火星滑雪场》有了质的进步,我对《火星滑雪场》已经很不满意了。但《火星滑雪场》在音乐制作上还是有其独到的特殊意义。不是已经有很多人在它的影响下开始在家D.I.Y.自己的音乐了吗。我很喜欢的歌手尹吾在南宁录制和搜集了很多D.I.Y.作品寄给我听,很多作品都拥有惊人的力量,声音制作得完全可以和大棚作业相比。他正在准备发行这些D.I.Y.作品,并邀请我来上一首,他说我是中国D.I.Y.的挑头人。

 

杰:能谈谈你的音乐制作观念吗?   

亮:我很早就预感到一场音乐制作的革命将要来临。几年前,我是北京第1个只带着一张CD-R光盘进棚工作的制作人,我在家把所有的编程做完,再生成分轨WAV文件,刻成CD-R,进棚后直接用电脑打开文件,就可以录唱了,非常节省大家的时间。再看现在北京遍地都是电脑录音棚,编曲家们再也不用抱着一堆沉重的设备进棚了,只需拿张CD-R就行了,很方便。但我又比他们进了一步,我现在用宽带把文件传到棚里。嘿!足不出户就完成任务了。没准哪天我能用宽带为远在美国的麦(当娜)姐录上段吉他,那可就太酷了。你看,昨天我们还在谈论的高科技转眼间就来到了,它改变着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我们要学会掌握它们,来提高我们的工作效率和生活质量。如果不去努力追求就会落后,就会被淘汰,这要求你有敏锐的嗅觉和开阔的视线。   

 

杰:你总是能及时更新自己的观念。   

亮:应该说在中国我总是带领潮流,与时俱进(笑)。除了弹琴,我对周围变化的一切都有兴趣,因为不放弃学习才能进步。我无意标榜自己,让更多热爱音乐的朋友从我这里得到经验和自信才是我所希望的。我希望每位朋友都充满自信的去D.I.Y.自己的音乐,向传统挑战,向自己挑战,和更多的人分享自己的音乐。   

 

杰:最近在听什么音乐?   

亮:太多了,比起吉他唱片,我更热衷于从乐队的唱片中吸取养分。我还没有听到让我惊喜的吉他唱片,有几位大师来北京的演出我看了,弹得确实不错。当然,是这么多年来一直都不错,一成不变的音乐,一成不变的吉他音色,鼓的音色一听还是01W合成器出的动静。天哪!老死我算了。当然有人喜欢那种老动静,我不喜欢,我是E时代的人,我的音乐比他们都更具时代感。也有让我敬佩的,YNGWIE JOHANN MALMSTEEN与日本交响乐团合作的现场专辑,我百听不厌,我甚至买了各种版本的CDVCD ,都听入魔了,那段时间YNGWIE的那些优美旋律总围绕着我,害得我给谭校长录音时一不留神就来了段古典音阶。YNGWIE是我心目中真正的大师。还有RAMMSTEIN乐队的键盘,编配得特别精妙传神。MANSUN的《ATTACK THE GREY LANTERN》也让我学到不少东西。我现在听音乐更多的是在听编曲,我在琢磨哪段音乐里是哪个东西把人抓住并带着你往前走了。还有,我太期待GUNS AND ROSES的新专辑了,他们现在有3个吉他手,QUEEN乐队的吉他手BRIAN MAY也加入了,他可是老炮了,弹琴特有味,音色圆润。前一段郑钧去美国参加MTV颁奖典礼,GUNS AND ROSES最后出现在现场并演了3首歌,全场国际大腕都起立为他们欢呼。郑钧说他们的新歌特棒。我一直认为“枪花”的音乐已经好得不能再好了。有内部消息说有可能他们要来北京“绿洲”录音棚录音,呵呵,我可得抓住这个机会好好学习学习。    

 

我愿意帮助地下乐队   

 

杰:你平时去看地下乐队的演出吗?喜欢哪些乐队?   

亮:只要有空什么演出我都会去看,有一阵我和欧洋总去看“重说”。像“夜叉”、“痛仰”、“扭机”、“判决”、“军械所”我都挺喜欢的。鬼节那天我为了看“秋天的虫子”等到凌晨2点,那两支成都乐队都挺成熟的,我更喜欢“阿修罗”,他们有很好的旋律与和声。相比之下“声音玩具”太过沉重了。其实“地下成都”首次集体来北京演出的主意是我给唐蕾出的,嘻嘻!没想到吧。我最近最喜欢看“AK-47”乐队,他们的现场太具杀伤力了,音乐和台风都够酷够狠。老猫(主唱)的执着和才气真让人激赏。我已经成了他们的FAN了,我特别希望他们早点出专辑。   

 

杰:其中有给你留下印象的乐手吗?   

亮:有一次在“声场”酒吧看到一个叫“混血”的乐队,吉他手叫马君,玩得很到位,编的RIFF也很舒服,音色控制得挺自如的。后来再见到他时,他已经成为了“AK-47”的一员。他们的采样孟庆旺玩得也不错,听说他还是“人(民)大(学)”的学生呢!我一直都很欣赏李豫川在“痛仰”时对音色的实验,他现在又到“夜叉”了,怎么地下乐队的成员总是换来换去的,铁打的乐队流水的乐手,哈哈。   

 

杰:你了解他们的生存状态吗?另外,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亮:了解。“AK-47”集体做饭吃,我还吃过呢!我对包括他们在内的地下乐队的建议是,首先不能以艺术家自居,要经过各种经历才能达到自己的梦想。国外很多没成名的乐队都在酒吧演出,演出后就在酒吧打工,先要生存下来。可能一开始不能直接干你最想干的事业,但在你的努力坚持下,可能就会出现转机。当然,也可能没机会,谁知道呢!这可能就是命运吧!比如我刚来北京时,在歌厅做过调音师,非常累,但是为了生存自己也得忍着。10元钱过一星期的日子我也过过,但我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所以一直咬牙坚持着,对吃苦做了足够充分的准备。我的转机出现在很多人邀请我进棚录音(的时候),我才可以靠吉他生存的。对我来说,有钱没钱的日子,我都一样快乐,因为我有音乐和梦想,那是物质所取代不了的。但并不是你想成功就能成功,我完全是被命运牵着走,我从来就没有去选择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到今天的。我只能说我是幸运的吧!但我也有积累和磨练,所以机会来了我能够把握住。对于他们,我非常愿意尽我的能力帮助他们。我认为,目前中国的现状是——只能靠自己D.I.Y. !通过网络或者其他途径——比如《通俗歌曲》附赠CD这种形式——来传播自己的音乐。因为已经很少有大唱片公司来制作推出真正出色的乐队了,他们更乐意包装偶像乐队。而我一直认为,中国最有生命力、最有活力、最让人激动的音乐就在地下,就看他们能不能把握住自己的命运了。我祝愿他们都有好运气!   

 

 

我为大众弹吉他   

 

杰:你的吉他教材刚刚上市,是你的处女作吧,介绍一下详情。   

亮:本来没想过出教材的,湖南文艺出版社一直盛情邀请,所以我才抽时间撰写的。怎么介绍它呢?哈哈,又要反传统了,市面上已经有好多教材了,所以我要区别于他们,教材的目的是要人真正能学到实用的东西。我在我录制过的唱片中精选了很多实用的内容,并告诉大家我对效果器的运用及一些录音经验,还有一张CD,就像和朋友聊天一样地讲。TOM LEE琴行还提供了奖品,特等奖可是EPIPHONE电吉他呀,希望买了教材的朋友都有好运气抽到大奖。同时也期待着买了教材的朋友给我意见和批评,我会努力改正的。目前很多书商来邀请我出书,但我可不想乱出糊弄人,要出就出精品。这本教材是我们用了1年半的时间非常认真地来做的,包括印刷、纸张、排版、图片都力求完美,而价钱只售28元。而且湖南文艺出版社也想通过这本教材全面提升国内吉他图书的档次,如果市场反应好,还会往下出的。   

 

杰:最近我还看到你在电视上教大家弹吉他……   

亮:啊!是旅游卫视吧?那是去年为《音乐战国》录的《独门异招》节目,因为时间很短,每辑也就6分钟,导演让我讲最简单最好学的东西,我自己觉得很不过瘾。听说他们把《独门异招》发行了VCD,天哪!当时说的是只在电视上播的呀!   

 

杰:你是第1个在各地电视台举办专场演出的吉他手,光河北电视台就办过两次了,这儿的观众对你已经很熟悉了。我一直认为在中国吉他手能上电视并办专场是很难的事情,你怎么看呢?   

亮:刚开始是很难,当我的经理人拿着我的资料向各台导演推荐的时候,他们都很迷茫,因为他们没办过乐手的专场,也对我的演出表示怀疑,担心观众的接受程度。但我每次都很努力,我一直认为我的音乐所有人都能接受,它是真诚的,我也一直说我为大众弹吉他,我不是为吉他手弹吉他,那很狭窄,事实证明我的直觉是对的,很多人喜欢我的音乐,很多人被我的音乐打动。现在也有很多导演邀请我去做专场,他们也都知道我有首特好听的《酷狮子》!但我只选择纯音乐节目和音响设备比较专业的台去。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向大家推广吉他音乐。大众能接受我,就能接受下一个SOLO型的吉他手。从某种意义上讲,因为没人给我铺路,所以我就成了铺路石,我希望借我的经验能有更多乐手成功。但说到底还得看你的音乐表现力够不够强。   

 

杰:那你强调为大众弹吉他不怕别人说你很流行、很商业?   

亮:谁天生是贵族?谁不是大众?谁又高人一等呢?在中国能听到的国外乐队的音乐都是商业的主流的,没有商业运作我们根本听不到它们,但他们中间的确有很优秀的乐队,并且有好多给我们震憾的好音乐同时获得了商业的成功。你的音乐好,自然就流行了。对于国内来说,中国有那么多自称是写流行音乐的人却并没有写出能流行的东西。流行是一种状态,不是一种概念。中国乐迷如果再在商业不商业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恐怕会阻碍一部分音乐人自信地发展,当然,我不会受到这种阻碍。我坚信我的音乐不是垃圾,因为我根本无法在我的音乐中骗人,我的音乐是我最真实的内心写照。我就是大众,大众写的音乐大众没有理由接受不了。就怕你把自己看得高高在上,对流行了的东西不屑,对大众不屑,终日围困持守在你都不明白的那个精神里,那其实也是一种贫瘠。写出好音乐是最重要的。音乐本身体现能力和创新是最重要的立足点。   

 

我永远像个孩子   

 

杰:很多人说你的琴声无处不在,为什么这么说?   

亮:(笑)我都已经习惯这种说法了,因为在大街上、商店里、广播里、电视里到处都充斥着我的吉他声——它们来自我用辛勤的汗水录制过的上百张的原创音乐唱片,我在其中扮演了一百多个角色呢。特别让我激动过的是世界杯和《天下足球》栏目用了《酷狮子》的音乐。人的一生能留下很多的琴声也不错呀!   

 

杰:似乎很多人对你的台风有争议?   

亮:我知道,说什么的都有。但我可受不了站在那里纹丝不动,音乐一响我的心就已经狂乱不已了,我不跳不动,能量就无法释放。我的性格决定了这些,我的台风是热情加真挚,虽然我也有其他情绪的音乐,但我基本上挑比较快乐些的演。那些看不惯我的表演风格的人不了解我的性格和状态,其实我很顽皮很幽默。什么样的人就会做出什么样的音乐,能听懂我的音乐就了解我这个人了。   

 

杰:除了做吉他手,你还要给许多歌编曲,多重的身份决定了你的工作会很繁重,那你是如何保持旺盛的创作精力和状态而不使自己很快感到疲劳和厌倦呢?   

亮:哈,我每天都吃鱼和虾,喝大量的牛奶和橙汁,营养充足,不用吃“脑白金”,脑子就够使了。我曾经有过失眠史,因为我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我总想人要是不用睡觉,不知能多做多少事呢!听说国外出了种很贵的药可以48小时保持充沛精力,我真想试试,都说时间就是金钱,那我就用钱买时间玩,哈哈!   

 

杰:你的个人主页做得很好,是你自己做的吗?   

亮:不是呀,是《吉他中国》为我做的,我很感谢他们。我每星期会去留言板回复大家给我的留言和提出的问题,但有时也会由于在外地太忙而没时间回复,这让我觉得很对不起他们。   

 

杰:他们通常都会问些什么样的问题,有比较冲动的吗?   

亮:问什么的都有,基本都是关于吉他的,也有来骂的。   

 

杰:那你怎么对待和处理这样的留言呢?   

亮:我都能宽容他们,他们来骂你是想让你更好,当然有些事情他们不理解就乱骂,我也不跟他们解释太多,谁都有理由坚持自己的看法。真理到底在谁手中,哪个人又能说得清呢?碰到带脏字的留言,管理员会一律删除,不能让一少部分人污染我的留言版,因为那里是一片净土。

   

杰:最近的计划是什么?   

亮:为宣传新唱片《SUPERSTAR》而做的全国巡演。另外,我的第3张专辑已经完成一半了,我准备一年一张地做。最近也有电视节目邀我去做VJ,在保证我每天有练琴时间的情况下,我会去尝试各种事情,会很好玩的。计划赶不上变化,变化赶不上电话,人的命运可能会被一个电话改变,仔细琢磨一下,真的很有意思。很多时候,你无法选择什么,你只能被选择,或者说被命运选择或捉弄,真的是命若琴弦呀。   

 

杰:想过你的将来吗?   

亮:有一次在乐器展一个男孩和我说:“亮哥你能不能多出点个人专辑?都不够听的。”我很感动他们的认可和支持,我会努力地满足他们。其实每天我都把自己当作一个初学者,一个求知的学生。一切都刚刚开始,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杆奔跑……我希望我的将来还会像今天一样有梦想。在音乐的世界里,我永远像个孩子一样!>>

李延亮主页:www.liyanliang.com

出自:

 相关新闻

 


 相关文章

 相关论坛
·吉他中国论坛



AboutUs | 关于我们 | 网站大事记 | 广告服务 | 其他业务 | 版权声明

吉他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 2000 - 2005 Guitar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