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业内新闻 > 正文

红棉牌吉他历史:一把六弦琴,兴衰弹指间

2004-11-20日 16:41 阅读:次 作者:哈哈转 [ ]


广州制造总第150期

  产品鉴定
  产品名称:红棉牌吉他
  产品鉴定:红棉牌吉他是广东省驰名商标,至今已有40多年的生产历史。在计划经济时代,红棉牌吉他占据了中国吉他生产的重要地位,在整个中国音乐界有极大的影响。市场经济时代,红棉牌吉他由于缺乏技术创新,曾一度低落,1996年进行大规模技术改造,尔后加盟珠江钢琴集团,生产力快速发展,再度成为中国吉他品牌中的佼佼者。

  质检报告
  由“怪辉煌”到“真辉煌”
  红棉牌吉他经历了由盛到衰,痛定思痛,奋起直追,再创辉煌的近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
  红棉吉他厂的前身是广东乐器厂,广东乐器厂是一间具有悠久历史的生产红棉牌吉他及电吉他乐器的工厂。红棉吉他系列以造型高雅、工艺精湛、发音灵敏且穿透力强、手感舒适而著称,屡获殊荣,曾被评为广东省优质产品、广东省和全国最佳工业品奖。在计划经济时代,全国生产吉他的厂家寥寥无几,造成红棉牌吉他“怪辉煌”的现象:供不应求,曾一度占据了中国吉他市场的80%。
  改革开放之后,吉他生产市场全面放开,全国各地的吉他生产厂家如雨后春笋,红棉吉他的工艺水平、生产方式、管理制度却停留在原来的水平,很快被后起之秀赶超。有一段时期,红棉吉他的技术人员纷纷被其他厂家以高薪挖走,曾经有一个月80多名员工主动离开的记录,产品的退货库存居高不下,市面上甚至传出红棉吉他已停止生产的流言。
  在广州珠江钢琴集团兼并红棉吉他厂后,红棉吉他加强了对新产品、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的研究与运用,投入600多万元进行技术改造,建立了高水平的产品测音室和材料化验室,高薪聘请日本、美国吉他制造专家当技术顾问。短短几年间,红棉牌吉他重新跃起,年产达50万把,产品畅销全国各地,更远销东南亚和欧美地区。

  原景再现
  委托生产,难保质量,“红棉”褪红
  红棉吉他厂的前身广东乐器厂创建于1957年,当时吉他在中国仍属“新鲜玩意儿”,但一批以制造中国传统乐器见长的老师傅已经意识到了吉他生产的广阔前景。他们多方了解到,世界上最常见的吉他有两类,即西班牙吉他和夏威夷吉他。夏威夷吉他音色明亮而饱满,尤其擅长表现滑音,多用于演奏主旋律,较少用于伴奏;而西班牙吉他是典型的大众化乐器,雅俗共赏,便于演奏。其高音部音色清澈华丽,中音部柔美动听,低音部丰满深沉,用于独奏可以表现出丰富的和声效果,具有如泣如诉般的感情力量,并能奏出美妙的泛音,还可模仿许多打击乐的音色。于是,从借鉴西班牙吉他的技艺入手,一双双善于做中国传统乐器的巧手开始摸索做中国人自己的吉他。既没有设计图纸,也没有先进设备,近乎传奇的红棉牌吉他就这样诞生了。1960年1月24日,红棉牌吉他正式面世。
  在此后的20年里,红棉牌吉他俨然是计划经济下的中国吉他“大哥大”,“红棉牌”是当之无愧的吉他名牌。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红棉牌吉他一半的产品是委托其他厂家生产,收购后全部以“红棉牌”流入市场,曾有一段时期,红棉牌吉他的退货库存竟高达3万多把。
  这种情况在市场经济下吃不开了。在吉他生产企业群雄并起的时代,红棉牌吉他跟不上竞争对手的步伐。红棉吉他厂厂长谢志忠至今还记得,有一段时间,他带着厂里的技术科长走遍广州市的各大琴行,进行市场调查,发现红棉牌吉他往往被放在不起眼的位置。在一家琴行里,他们竟然看不到一把红棉牌吉他,于是问店主:“这里有没有红棉吉他?”得到的答复是:“红棉吉他?早就不行了,好像连工厂也倒闭了。”有一次,谢厂长请一位美国吉他商到厂里参观,中午花了几千元请这位客商吃饭,这顿饭得到的是对方几个字的回报:“你们不懂造吉他!”

  技术改造,以质促量,“红棉”再红
  困境之下,红棉吉他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技术改造。1998年,根据广州市政府优化组合国有企业、做大做强和发展名牌产品的战略部署,广州珠江钢琴集团兼并了广东乐器厂。1999年8月,广州珠江钢琴集团管弦乐分公司成立,下辖经调整重组后的吉他一厂、吉他二厂、提琴厂、管乐厂、中娱厂等5间分厂,按“以人为本,培育队伍;深化管理,大胆改革;以质促量,以管促效;创立名牌,走向世界”的战略方针,重新发展企业。
  在红棉吉他的整顿期,曾有一个月制造不到1000把吉他的记录,也曾有一个月80多人辞职的记录。当时有人问红棉吉他厂厂长:“你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厂长回答:“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自己。”为了重新树立品牌,红棉吉他结束了委托生产的历史,不再靠其他企业的生产来增加数量,严格控制产品质量。对库存的退货,按照以往的做法是200元一把的吉他以50元的低价卖出,而如今厂方当机立断:销毁所有不合格产品。
  2002年3月,红棉吉他以20万美元年薪聘请一位美国专家,对红棉吉他的技术进行改造,大批量生产中高档吉他。两年时间内,红棉牌吉他进入了美国吉他的中高档市场。而在2001年以前,从来没有一把中国制造的吉他进入美国市场。

  传奇故事
  一把红棉牌吉他卖出一万元
  红棉吉他厂内至今流传着这个有传奇色彩的故事。
  2000年,红棉吉他厂精心制作了三把古典吉他,难以挑剔的材料、精工细琢的手艺,作为红棉牌古典吉他的极品,展示在产品展示厅中央。
  一位来自湛江市某吉他协会的发烧友,酷爱吉他,终日为寻觅一把爱琴茶饭不思,自称曾亲访大江南北许多吉他制造厂商,皆空手而归。这位失望而疲惫的吉他发烧友是在其他乐器厂商的推荐下登门造访红棉吉他厂的,他开门见山地说,要看最好的吉他。正巧厂长外出,技术工艺科长带他到产品展示厅歇息,他这边摸摸,那边看看,展示在大厅中央的三把古典吉他,很快吸引了他的眼球。他几乎是冲了过去,小心翼翼地把吉他抱进怀里,把弦轻轻一拨。不知是太累了或者是“仙乐贯耳”的缘故,他微微闭上眼睛,深呼吸……已是爱不释手了,当场决定要买下这三把吉他。工艺科长说什么也不同意:“这是镇厂之宝,无价,不卖!”发烧友执意要等厂长回来,讨个价钱。
  厂长刚回到产品展示厅,发烧友便急忙上前表明来意,自称对吉他的品质要求苛刻之至,迄今未能寻到一把理想中的好琴,没想在这里能实现夙愿,恳请厂长能体谅他求琴心切,破例一次。厂长心知来者是个内行,慧眼独具,但丝毫没有出售的意思,毕竟那是花大血本纯手工制成的镇厂之宝,便故意开个天价,让他知难而退:“想买可以,1万元1把!” 
  当时的红棉牌吉他一般都只生产几百块钱的普及产品,订做的高级吉他最贵也不超过3000元,现在要售1万元,可谓刷新了国产吉他的售价记录。
  “能不能打个折?我身上现金不足。”
  “免谈!”
  “成交!这吉他1万元,值!”
  “你不是说钱不够吗?”
  “我回家拿!”
  “两天为限,逾期不候,再多钱也没用!”
  发烧友欣喜若狂,又担心厂长反悔,当天即乘车回湛江,第二日清晨,已等候在红棉吉他厂门前。付过钱后,发烧友一直抱着吉他,像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连上厕所也不肯松手,一直嘀咕:“现在这把吉他是我的啦!”数日后,发烧友回到红棉吉他厂取购琴发票,异常兴奋地告诉厂长,他的吉他得到了包括使用西班牙古典吉他等世界顶级吉他发烧友的称赞,当他怀抱吉他在足球场中央弹奏时,连球场边缘都清晰可闻。
  厂长对这位发烧友说:“当初卖琴之所以‘刁难’,原因有二:一是宝剑赠英雄,好吉他只配给真正懂得欣赏它的内行人使用,方能体现它的品质价值;二是想通过售给真正热爱它的吉他发烧友,来提高红棉牌吉他的知名度和美誉度。现在,似乎两个目的都达到了。”

  第一访谈
  加强质量管理,让老品牌重焕生机
  受访者:
  王润培,广州珠江钢琴集团副总经理,分管红棉吉他厂。
  记者:红棉吉他在计划经济时代占据了国内吉他市场的主要份额。改革开放后,曾有一段时期处于低谷,被广州珠江钢琴集团兼并后,采取了哪些措施使这个老品牌重焕生机?
  王润培:我们建立并完善了企业生产工艺文件和检验标准,使每道生产工序均有工艺指导书,并有专职人员指导检查,使员工做到按图纸、按标准、按工艺生产。针对吉他柄易变形的通病,企业投入200多万元建造了恒温恒湿插柄生产车间和干燥房,确保吉他在适宜的环境中生产。2000年以来,为了提高管理水平,企业聘请了美国、日本的著名吉他制作专家做顾问。
  记者:红棉吉他厂提出了质量管理的观念,具体做法是怎样的?
  王润培:在质量管理中,我们坚持以人为本,推行“意识在先、责任在先、行为在先、管理在先”的管理法,通过不断向员工灌输质量意识、市场意识、风险意识,提高员工对质量管理工作的自觉性和认同感。
  企业每年制定员工培训计划,明确各岗位的任职能力和培训需求。据统计,2000年至2002年,企业组织种类专业培训936人次,学时达500多小时,培训维修人员88人,培训考核包括特殊工种、关键工序操作人员、质检员93人,并做到全部持证上岗。

  技师访谈
  “几十年了,红棉吉他都没有现在这么好”
  受访者:
  李荣海,65岁,在红棉吉他厂工作近半个世纪。
  记者:你在红棉吉他厂工作了近半个世纪,当初制作红棉牌吉他的情形是怎样的?
  李荣海:我们学做吉他有点“半路出家”的味道,不懂就拼命学,买来几把吉他,照着它的样子试做,不断地试,终于试制出了红棉牌吉他。那时,我们都是手工操作,技术含量不高,现在就用了不少先进的机器和工艺。
  记者:红棉牌吉他辉煌和低谷时期的情况是怎样的?
  李荣海:计划经济的时候,国家直接安排生产,竞争对手又少,是“购销两旺”,不过我们都明白那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市场放开以后,就没法和别人竞争。我记得有段时间,不少同事情绪低落,被别的吉他厂挖走的有,转行的也有。但我喜欢这个行当,对红棉吉他又有感情,也相信它会好起来的。现在,我已经过了退休年龄,厂里还让我继续干,不想让我丢了几十年的手艺。我感觉做了几十年,红棉吉他都没有现在这么好。现在,我们每年都有新产品推出来,不断更新工艺和技术,又注意把好质量关。

  随想录
  民众生活变迁的另一种缩影
  贾樟柯导演的电影《站台》的剧情是这样的:1979年,崔明亮和尹瑞娟、张军和钟萍,都是山西汾阳县文工团的演员。张军去广州看望姑妈,从广州带回了电子表、录音机和一把红棉牌吉他。两对年轻人开始接触更多的流行音乐,崔明亮开始迷上吉他……
  这个情节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有着普遍的文化意义。在文化娱乐稀缺的年代,红棉牌吉他成了许多年轻人开放胸襟的引导物。吉他音乐不是贵族的,是平民的,每个人都可以亲近。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红棉吉他兴衰起伏的命运,何尝不是民众生活变迁的另一种缩影。在红棉吉他这个品牌背后,有太多的风风雨雨,也有太多的喜怒哀乐。它牵动着这个广州本土企业的拼搏、迷惘、反思、创新,更牵动着大江南北每一位吉他喜爱者的成长、爱情、追求、记忆。

  广州念想
  吉他,让我对世界呐喊
  讲述者:大山,酒吧摇滚歌手。
  对我来说,吉他是一种武器,为我打下了“江山”。我在中学时就开始弹吉他了,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见一个摇滚乐手怀抱吉他站在台上,就像看到了战场上的英雄在抱枪扫射,“敌人”在激动人心的歌声中纷纷倒下。于是,我把全部压岁钱买了一把红棉牌吉他。那是一把大号的弯形木吉他,它的铜丝琴弦与木质线条发出了作为音乐的气质。
  我喜欢崔健、唐朝、黑豹、零点,喜欢用吉他弹奏摇滚。那种噼噼嘭嘭敲击吉他的声音,荡气回肠,使人浑身处于兴奋状态,充满灵感。而随着它的节奏咆哮呐喊,有一种感染力与穿透力,吉他为我营造出了一种对世界尖锐、狂暴的呐喊。
  
  吉他,让我获得了全校冠军
  讲述者:小何,大学生。 
  大一时的一天,在学校的草地上,我被同学李阳用吉他弹奏的《朋友》迷住了,产生了学习吉他的欲望。李阳告诉我,即使唱不准音调,但只要肯花时间练熟指法、摸准节拍,也能渐入佳境。第二天,我透支了两个月的零用钱,买回一把红棉牌吉他。为了掌握节拍,我去图书馆借了几本关于吉他入门的书,一边啃乐谱,一边手敲桌子、脚跺地地练习。
  经过几个月的苦练,我竟然会弹《梁祝》中的“化蝶”全曲了。室友们见不懂音乐的我,竟学得那样地道,佩服得不得了。大三时,我以“轮指”手法演奏“化蝶”,在全校吉他比赛中荣获第一。至今,这份荣耀仍然激励着我。
  
  吉他,让我保留了对青春的纪念
  讲述者:张生,公务员。 
  我知道世界上有吉他这种乐器,还是在30多年前下乡插队的时候。那时,听说附近的公社来了一位上海知青,会弹一种样子稀奇古怪的琴,琴的声音也稀奇古怪。我前往观看,那位上海知青又弹又唱,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从此我就喜欢上吉他了。
  我当时四处打听有什么地方卖吉他,居然让我打听出来:广州有红棉牌吉他。好不容易买来一把后,爱不释手。这把吉他的高音清晰而不尖利,低音厚重而不浑浊,真是珍品。这把吉他陪伴了我20多年,给我带来了无尽的欢乐。
  有一年,我声带出了一点毛病,唱不出来,一度情绪低落,有一天晚上,竟疯狂地把吉他摔得散了架,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心痛。病好了之后,我又买了一把高档的红棉牌吉他,就算是对那个美好年代的纪念吧。

  全息广州
  寻找逝去的情怀
  一个做投资的朋友曾经感慨入行晚了,有两个东西没赶上挣钱,一个是滑板车,一个就是吉他。虽然这两个东西还在流行中,但市场已经成熟,高利润期早已过去了。“最便宜的吉他才卖90元,还有钱赚吗?”
  想当年,一把红棉牌吉他可以卖到四五百元,当时的500元和今天的500元不可同日而语,吉他厂算是发了笔小财。由于价格便宜,又或者选择余地有限,红棉牌吉他几乎垄断了吉他消费市场,你去到高校的男生宿舍,如果哪个寝室没有一把红棉牌吉他,绝对是一件新闻。
  只是如今生产吉他的企业多起来了,如果我没估算错的话,至少有100家乐器厂在生产吉他,当然这其中用于出口的比例不小,因为作为世界吉他市场的生产基地,中国占有世界市场80%以上的份额。在市场变幻中,“红棉”让出了第一的位置,来自四会的“星臣”吉他以年产百万把的生产规模独占鳌头。 
  与早期的单一品种不同,如今的吉他花色品种已经有上千种之多,随便走进一家吉他销售专柜,你一定会用上两个成语:五彩缤纷,琳琅满目。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各种材料、各种功能、各种形制、各种颜色的吉他,可以满足到消费者的不同需求。
  与吉他的种类极度丰富相比,玩吉他的人似乎正逐渐从我们身边消失,尤其是广州的音乐人纷纷“北飞”以后,我已经很久没在录音棚或舞台上听到广州的吉他声了。传统的校园也被电脑、网络攻占,吉他开始与我们的生活渐渐疏远了。 
  但我相信还是有很多人怀念吉他,怀念用姐姐第一个月工资换来的心爱乐器,尤其是像红棉这样的普及型吉他,它轻轻地撩拨我们的青春,洒下欢乐与忧愁,当年在走廊的一曲高歌与如今一个游戏的成功过关,有着同样的快感。 
  吉他的价格还在下跌中,这是市场竞争的结果,在北京路附近做乐器的朋友老是抱怨:“太乱了,什么牌子都有,什么价格都会出现,不知道以后普档吉他还有没有得做?”我安慰他:“潮流总是会轮回的,也许过一段时间大家又会觉得吉他上寄托了自己的情感,纷纷要寻找普遍的忧伤呢?况且很多音乐人都是从一把吉他开始的,音乐越来越强大了,吉他也还有希望。”  □张别离

  一把吉他要经过多少道工序才能制成,绝大多数消费者都不知晓。他们只是通过指尖的拨弄,感受其音质的好坏,决定是否购买。而这个动作在无数的消费者身上不断重复,于是一把把吉他,乃至一家家吉他生产厂家的命运就在弹指间被决定了。本报记者 邹卫

  一把把红棉牌吉他静静地展示着它们的身姿,撩拨着我们对青春的记忆。本报记者 邹卫



  撰文:本报记者 李怀宇
  摄影:本报记者 邹卫

出自: 南方都市报

 相关新闻
-吉他常识集锦:吉他历史及怎么选琴和学琴 (2005年5月10日)
-与PearlRiver D-35高档箱琴的亲密接触! (2005年1月3日)
-弹琴的经历—自学弹琴的一个过程! (2004年12月20日)
-琴梦.琴愿.天彩-郑均乐队吉他手艾军专访 (2004年12月2日)
-关于木吉他和电吉他的差异与相通 (2004年10月17日)

 


 相关文章

 相关论坛

·吉他中国论坛



AboutUs | 关于我们 | 网站大事记 | 广告服务 | 其他业务 | 版权声明

吉他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 2000 - 2005 Guitar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